恋爱就是第一生产力。



【圣屠/中原中也/乐正绫】
混邪杂食,拆逆都吃,爱点蓝手,慎fo。

宸薇。不是正经写手。
发文不赶档期,我们来日方长。
 
 

【屠倚】桃夭

• 本来是七夕贺文,但我昨天一天忙着肝活动吃粮,把这茬给忘了。
• 发文不赶档期,我们来日方长。
• 虽然我写得很烂还很晦涩,但是我……我不要脸啊!

儿时稚事,恍若昨日。
彼时玄铁外出饮酒,往往大醉而归,细碎银两随意抛于枕边,一觉可至日上三竿。屠龙间之房内,攥于拳中,蹑足而出,遽因玄铁之未醒,操轻功之不熟,市迂上之糙酒。
迂上一妇,虽荷酒食二缸而不喘,亦无半分粗犷之态。盖卓文君再世者,嫣发桃眸,细语涓涓,顾盼生姿。周围得其举止关切,言语多有照料,皆以姊相称,屠龙亦从。
屠龙既往,惯例劣酒一钱、蜜饯二两。酒妇瞧是屠龙,即眉开三月绛桃,以熟客礼待。来往日久,愈发欣喜屠龙模样,...

29 Aug 2017

【百日凯柠 • 预告】

“无论辗转多少个平行世界,我们终究要彼此纠缠不休。”

风过也,正是老相识。眼前人儿凝着霜雪的鬓发为长风疏散,半盏茶色映得眼底澄澈,清香绕指静止了百花欲放。
是她认识的安莉洁。
逐风通竹笛,灸茶敬旧敌。

——《雪饮铁观音》

她梦见了一个女孩。
晚冬湖面最后一层薄冰易碎的长发,早春柳枝最初一颗新芽娇嫩的眼睛。
她总算是听见自己的声音了:
“安莉洁。”

——《无叶湖》

彼时她抬头正撞见她的小魔女坐着一弯粉月从高高的空中俯冲下来,风把她的百褶裙吹得飞扬,好似无数星星剪裁过的千纸鹤。

——《纸鹤与柠檬林》

她脸上还残留着凯莉今早为她精心化的妆,金粉沾了整片的睫毛被泪水湿透,固结着黑色的斑块,扑朔成两...

30 Jul 2017

2017 Happy Birthday to Dazai Osamu

昨日连夜小雨,铃兰花蕊般的雨雾,沾湿窗台的衣物。清晨是无色弥散的妖怪,雨伞鼓起河豚的肚子,桌上的新匕首淌着流云的银白,铅笔尖滴下匕首的光泽。
这种日子出生的,多半是恶鬼。
提线木偶的重力挂在指尖。手写花体的纸在匕首上,玻璃刀在纸上,刀锋沿着线条踩出小碎步,一点,一点。
“Dazai Osamu”

距离下班钟响还有一秒,熏了香的礼盒已在花盆之侧。回头,汹涌而出的人群是掩盖一切的波涛大海。
雨后青草的潮湿渗入夕阳坠下的蜜橘,而我送出了我的礼物。

================================

努力模chao仿xi了一下中也先生的诗风写的,希望不会太毁角色……。
大概是中也定制了一把匕...

19 Jun 2017

我在风的怀里醒来,又是一个冬天。

我像一只溺死在盐碱苦涩的无边深海里的猫,在勉强的鼻息中抽噎着冰冷尖锐的疼痛。我闭目缄口,我的身体本能地抵抗着一切外来的东西,海水没有填满我的胸腹,反是无休无止的情绪混合着五脏六腑及其内容物翻涌而上。曾经嚼过的甜蜜全部成了胃酸和胆汁的腐蚀对象,大批大批地入侵我的食道,攻占我的口腔,我酸得牙根打颤,辣得涕泪横流。呕吐的冲动被碾碎的渴盼战胜,但我不可能去寻找剜出心脏切成烂泥的工具了。
“但愿这是最后一次。”我对自己这样说着,紧紧地蜷起身子,松开了防线。
在钻心刻骨的疼痛中,海水趁虚而入,逼迫着鲜血在我体内肆意翻搅,倒流,蔓延,从一个不属于它的地方流向另一个不属于它的地方,直到一团狼藉似人非人六亲莫辨,仍...

04 Feb 2017

我的情人在几个字儿里

醒来不知身何处,把手机从床上捡起来,五寸的屏幕上是已经过了夜的消息,就像床头柜上放了一夜凉透的水。
这种感觉很奇妙。
只有一只手掌大的屏幕上,亮着几个句子,而她在大洋彼端,又在那几个字里。
正午灿烂得耀眼的阳光被我锁在窗户外面,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下床去把它放进来。推开被窝拎起枕边的衣服,穿了很久的毛衣上面混杂着各种各样的味道,倒也可以称为人间烟火。
经历千难万险终于下了床,顺手捏起一个糯米团扔进嘴里,嚼着嚼着它又粘在我牙齿上,我一边用舌头舔着牙齿一边噼里啪啦地戳屏幕。
“醒来一摸头发硬是被我焐干了,没头疼真是奇迹。”

26 Jan 2017

随手扔个脑洞

清秀瘦高的化学老师随意地理了理一年四季都好像刚炸了实验室似的卷毛乱翘的黑发,笑眯眯地做了课堂总结:“你们看,化学是不是很简单呀?下次考理综要先做化学呀,轻轻松松几十分就到手了。只有最蠢的人才会先做物理啦,做得半死也得不了几分。记住啦,下次要先做化学哦。”

物理老师点开Excel表格,严谨地分析起这些数据。
“……不见得每年的化学和生物都会简单。…… 做理综,每个人有每个人适合的方法。不要听信谁说的要先做哪一科……”
我们哄堂大笑起来。
物理老师挑了挑眉毛,狐疑地扫视全班:“你们笑什么?”
“刚才化学老师说要先做化学。”不知道哪个胆大的家伙小声地接了腔。
……

这都过去几个月了,我还惦记着物理老师的拳...

22 Jan 2017

来自茶话会的一份邀请函

大家的文笔都好棒qwqqqq能参加这次传文真是太好了!

谁与共旦:

与群里的各位一起玩了击鼓传文,是一次非常棒的经历!大家都棒都特别好!都辛苦了!!!


那么请欣赏——



【第一棒·even】



“不好意思,我迷路了,小姐你知道这条街怎么走吗?”


与谢野晶子独自趴在栏杆上吹着海风,突然一个男声响起。这算什么?搭讪吗?与谢野心情不好,不想理他,自讨没趣后男人就会离开了吧,于是她选择无视。继续眺望横滨的海洋。


“喂——!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与谢野被耳边的大声吓了一跳,她这才正视那个向她搭话的...

26 Nov 2016

【新双黑】冷

  • 给锡泽迟了很多天的生贺

  • 文辞极度匮乏

  • 敦芥敦无差,同居设定

  • 无脑发糖,大写加粗的ooc


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在某个天清云淡平和无事的午后。 
“敦君,你不觉得你和芥川需要培养一些默契吗?所以今天起,你就住到他家去吧。……哦呀,这是社长的意思嘛。” 
他从迷迷糊糊的睡意中惊醒,抬头看到太宰先生满脸和煦的笑容。 
……这哪里是通知,这分明是死亡通牒。 
吐槽归吐槽,纵使他有一万个不情愿,也不敢违抗命令。于是他一边自我排解着“这样镜花就不用委屈和我挤一间宿舍了”,一边拖着为数不多的行李搬进了芥川家。...

13 Nov 2016

长愿以身:

my首页er你们还等什么呢???


Charlottes Stadt:



《易经》和《礼记》也要更新啦!太太们跟上产粮啊!



沈毓伦:





《论语》都要更新啦,太太们跟上啊!




 
13 Oct 2016

把后背交给我吧。

然后,刀剑相向。

12 Aug 2016
1 2
© 树宸以薇 | Powered by LOFTER